田野記︱“城市的歷史人類學”:探索華北城市

田芳 王家耀整理

2019-10-06 10:5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7月31日至8月7日,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民間記憶與地方文獻研究中心和香港中文大學-中山大學歷史人類學研究中心聯合主辦的第二屆“城市的歷史人類學”研習營在河北保定開營。
2018年夏,教授們和學員們曾走進上海,將目光投向城市,觀察當地普通人心目中的城市代表建筑物,傾聽他們理解上海城市發展的內容和形式。上海一直在學者眼中是一個城市進程現代化發展的模版。透過考察我們發現,上海的發展是近代中國城市發展的一個特例,我們希望從更加多元的角度來認識城市。因此,今年夏天,在河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河北大學歷史學院和宋史研究中心的支持下,第二屆“城市的歷史人類學”研習營嘗試走向華北,繼續以歷史人類學的研究旨趣與關懷,透過田野考察,以田野的眼光去讀文獻,緊扣到具體的地點與人群,去探討中國其他城市的發展軌跡,探索自清末到20世紀以來中國的社會變化。
研習營遴選了來自南開大學、武漢大學、四川大學、天津師范大學、湖北大學、山東大學、蘇州科技大學、中山大學、芝加哥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嶺南大學等國內外著名高校的20余位本科生、博碩士研究生參加,香港嶺南大學、河北大學、天津師范大學、天津社科院歷史所、廣東財經大學、華東師范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高校的多位學者擔任研習營導師,并邀請到保定、安國、石家莊、井陘、正定的學者——于盼粘先生、梁勇先生、田宏生先生及于坪蘭女士等介紹本地的人文歷史與文獻收集情況。華東師范大學郭子健、朱麗禎等同學進行了長達月余的前期踩點考察。在考察過程中,我們還得到了許多當地朋友的指導和幫助。
在城市中發現歷史
在8月31日開營儀式上,香港中文大學賀喜教授提到,歷史人類學以往的重點是在鄉村社會,探討尤其是明清以來中國的社會的演變與及地方社會與國家之關系。現在我們開始希望從鄉村走向城市,去觀察20世紀以來整個中國社會的變化。城市史已經有深厚的研究基礎,我們更希望以歷史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待城市。在以往的城市史研究當中,上海一直被學者們視為中國近代發展的一個典型個例。但透過去年的考察之后發現,上海其實是一個近代中國城市發展的特例。那么我們應該要去看不同類型的城市,去探索他們發展的模式。近代以來,中國城市的發展有幾個至關重要的元素,一是交通線的改變,特別是鐵路的興建;二是以煤礦為代表的重工業和技術的發展。我們想看看這些元素如何深刻影響著近代中國的城市發展。于是,我們希望此次研習營可以嘗試跳出既有的研究思路,設計以“保定—安國—石家莊”的路線,透過考察不同類型的城市,以期拓展更多的研究領域和思路。同時,我們還需要探索在城市當中有什么點值得關注,嘗試找到類似在鄉村的禮儀標簽(ritual marker)的標志,探索在城市研究中可以提出怎樣的問題,希望不僅只是看到城市的規劃,更能看到在城市中生活的人的生存策略。
華東師范大學馮筱才教授認為,如今社會形態與一百多年前的社會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傳統中國社會呈現“城鄉一體化”的面貌,由于人(包括他們帶來的物、錢、信息)逐漸向城市集聚,從而出現了近代以來顯著的“城鄉分離”的轉變,行政管理模式越來越趨向城市化,鄉鎮發展的形態也開始與城市走向趨同。在這情況之下,過往的鄉村社會逐漸消失,所以我們的研究更不能忽視城市,應該把目光投向城市。以往的城市史研究將城市當作現代化或是引進西方制度的一個現象,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城市管理與規劃,即以管治為中心來研究城市,而這樣的研究所涉及的要素就顯得不夠完整。我們需要留意的是,不同城市的環境影響著不同城市的人群的生計、經濟和社會結構問題,而這些衍生出來的問題是不應割裂開來的,需要放到一個長時段的視角進行觀察。因此,城市史研究的實質就是研究人向城市聚集的問題。
科大衛(David Faure)教授指出,明清社會實際上是在“皇帝—省州府縣—鄉村”的這樣一套架構下來運行的,禮儀維系著這套架構,鄉村則是禮儀的中心與發祥地,因此在這套架構下,城市相對于鄉村是位居“邊緣的”,只有居末的商人才會流竄于城市,身處鄉村,從事土地耕作的農民才是維系社會穩定之本。科教授指出,這套架構一直維持到清末,隨著20世紀初新政實施,特別是1906年科舉制度的取消,禮儀維持社會穩定的思路開始改變,政府的稅收來源從田賦轉移到商稅,尤其是征收關稅和厘金。此時,維系鄉村穩定的宗族便不再是政府試圖控制的首要機構,而城市在稅收上的主導地位使其成為政府需要把控的對象。因此,在這一套架構衰落之際,從時間和空間上,我們也需對一套新的架構的實施進行研究,這也是城市的歷史人類學研習營的探索初衷。
講座討論,王永曦拍攝
研習營由不同導師帶來多場專題演講,演講從不同角度展示了學者們對城市研究的實踐與思考。香港嶺南大學歷史系劉光臨教授從環境、人口、水運的角度,對華北城市衰落與重建提供了一些思考。劉教授以自己的家鄉經歷為開篇,提出河南的貧困并不僅僅是自身的問題,而是華北地區的整體性衰落。但是,流行的“南北經濟重心轉移說”并不足以解釋這個現象,該說法雖然能解釋南方的經濟崛起,但是并不能解決北方地區的衰落問題。劉教授認為國家整合大體上存在兩種方式——市場整合和武力整合。宋朝的統治模式屬于前者。但是自元代以降,市場整合失去效力,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一直處于前現代的社會狀態。回顧宋朝,我們會發現,南宋統治的區域基本上都是最為富庶的地區,這正是因為這片區域位于中國地理定義上的第三階梯地帶,地形平坦開闊,水道交錯縱橫;即使是北宋統治的華北區域,其經濟的繁盛也與水道交通網絡密切相關。但是,劉教授引用譚其驤先生的觀點指出,京杭運河的修建對于北方水陸交通影響甚巨,這也是我們在考慮北方衰落問題時一個不容忽視的要素。
香港嶺南大學歷史系張雷教授透過清代北京城的用水等級體系和供水系統,來提醒我們關注居住在城市內的人群如何生活、用水的問題。對于水資源緊張的北京,飲水主要來自井水。北京由于同時承擔著政治首都的功能,因此飲用水變成為一種權力的象征,飲水具有嚴格的等級性。水質最優的玉泉山,只供給皇帝居住的宮城,他人無權飲用;以旗人為主要居民的內城,飲水全靠官井。官井由政府統一開鑿,并委派包衣管理。盡管內城的官井不可買賣,但水道成為可以買賣的資源。至于外城則是另一番的景象,由于外城居民依靠私人開鑿的水井之水,供水系統較為混亂,因此也成為不同勢力所爭奪把控的對象。明代的外城供水由山西人壟斷。經歷血腥的沖突和暴力,山東水夫自乾隆后期起,成功壟斷了外城的私井、控制外城供水。由山東水夫建立起的行會,控制著外城井水的定價。張教授認為,清代北京的飲水格局是王朝建構旗人認同的結果,它強化了內外城之分,反映了清代北京深刻的二元性。
城市的發展離不開人的活動,商人又是城市發展中的一個重要群體。河北大學宋史研究中心的劉秋根教授利用目前存量巨大的晉商契約文書資料進行解讀,探討票商資本與民間會計運作。在講座過程中,劉教授邀請研習營師生對具體銀錢契約單據進行了閱讀和探討,通過師生互動的方式,引導研習營師生進行個案的探討和交流,對傳統票商的資本借貸、商戶往來、會計方法等進行了具體討論,展現了傳統票商的細膩運行和銀錢流動。
層累地看城市
華北的城市擁有悠久的歷史。要理解這些不同城市發展的脈絡,正如科大衛教授所指出的,首先需要對城市及周邊的地理有感覺,要對這個地點培養出感情,在此基礎上,我們才能去更好地理解城市里面的人在不同區域、不同年代面對的處境,并提出自己感興趣的學術問題。在城市之中“跑田野”,雖然還不能與嚴肅的“學術研究”相提并論,但在保定兩天的考察中,我們走進官署、寺廟、教堂和北洋高官的府邸,了解建國初期城市規劃的設計,更在曾經輝煌的國營工廠中探尋影響幾代人的社會制度,這些足跡幫助我們一點點看到不同時期的社會變遷如何層累地凝結在不同的城市景觀中,而對于城市發展的脈絡,居住在城市里人群的生計、經濟及社會結構等相關問題的討論,相信也可以從這里出發。
保定位于今河北省的中部,由于其臨近京津,在定都北京的朝代里,此處一直是兵家必爭的軍事重鎮。元定都大都,派張柔重建保州城池,并改名為“保定”,其衛戍京師的城市地位進一步提升,成為“京畿重地”。這樣的地位一直延續到明清時期。康熙八年,保定成為直隸首府,直隸巡撫(后改為直隸總督)由正定移駐保定,使保定成為直隸的政治、經濟中心地位,“畿輔首善之地”。晚清民國時期,曾國藩、李鴻章、袁世凱、曹錕等左右近代中國政壇的人物都曾在保定執政多年,特別是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的建立,更使得此地成為北洋時期的不可忽視的軍事重鎮。不過,隨著周邊天津、唐山、石家莊等城市的興起,加之南京國民政府時期將首都南遷,保定城逐漸衰落。直到共和國成立初期,保定在政府的重新規劃下開展工業生產建設,才逐漸轉化為如今華北重要的工業城市之一。
河北大學劉志琴老師介紹保定老城區,王永曦拍攝
在考察之前,研習營邀請河北大學賈慧獻教授介紹保定的歷史發展,他展示了自己收集諸多珍貴的近代保定歷史照片,使得學員們對保定的建城沿革和城市發展脈絡有了初步的認識。在河北大學劉志琴教授帶領下,學員們對直隸總督署、古蓮花池、天主教堂、古城墻等處進行了田野調查。劉教授提醒我們,在實地觀察建筑時,需要留意直隸總督署、古蓮花池的建筑上所體現的不同時代的權力結構與文化象征。透過在古蓮花池旁的碑刻研讀和抄錄,學員了解到自明清之際直至今日保定的歷史進程。而在保定老城的東西大街,劉老師提醒我們去關注保定與周圍市鎮的商業實態。
保定不僅保留了傳統城市的痕跡,建國初期,政府規劃下誕生的工業區,也重塑了城市面貌。50年代初,政府在保定市西郊劃定工業區,建起多家工業企業,本地人習慣上稱這個區域為“西郊八大廠”。研習營的工作人員通過前期走訪,聯系到早年參與保定城市規劃的工作人員,以及八大廠中的天鵝化纖廠和樂凱膠片廠職工,作為研習營在保定的主要訪談對象。在保定考察的最后一天,研習營師生分組對他們進行了訪談。
作為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新增的重大建設項目,保定天鵝化纖廠始建于1957年10月,1960年7月正式建成投產,是我國當時興建的第一座大型纖維聯合企業。該企業盡管現已停工,但當由河北大學唐曄老師帶領在廠區考察的過程時,我們看到保存下來的生產車間、動力設備間、輸運小鐵路、職工宿舍,仍然可以想象當年生產規模之龐大。通過對化纖廠不同工種,不同性別職工的訪談,學員們不僅對國營大型工廠的生產生活實態有了感性的認識,也切身體會到成功的訪談一定要建立在充分的背景資料收集之上。
保定天鵝化纖廠,王永曦拍攝
樂凱膠片廠的發展歷程則讓學員們思考技術引進對企業發展可能產生的作用。樂凱膠片廠是蘇聯援建“一五六”工程的計劃外單列項目之一。研習營師生主要訪談到膠片廠已經退休的溫先生和石先生。二老年輕時都曾經赴蘇留學,學習膠片的化學制造工藝;回國后成為樂凱膠片廠的技術骨干,主持研發特種膠片技術,用于航天、航空軍用膠片及電影膠片等領域。改革開放后,樂凱迅速調整經營方向,面對向市場經濟轉型的歷史需要,學習日本、西德等國的先進膠片經驗;改進工藝,推陳出新,使國產彩色膠片成為一度和“柯達”等國際一流品牌分庭抗禮的品牌。
對保定城市規劃局的退休干部李老和白老的訪談,是一次非常難得的了解建國初期國家城市規劃思路的機會。據兩位工程師回憶,在正式開始保定的城市規劃設計之前,他們曾在北京參加由都市計劃委員會開辦的華北城市規劃培訓班。在那里,李老學習了蘇聯的城市規劃知識,并親身經歷了北京關于城市功能分區的討論。回到保定后,李老主管保定城市規劃,將學習到的知識運用到了保定城市的建設當中,在規劃過程中,拆除保定城墻與八大廠的選址曾是他們工作的核心。通過與兩位城市設計者的交流,研習營師生得以從更宏觀的時代背景下了解共和國城市的誕生歷程。
保定天鵝化纖廠考察,王家耀拍攝
在當天晚上的討論當中,各組學員們就下午的訪談分享各自收獲的同時,作為土生土長的保定人,劉志琴和申慧青兩位老師也分享了他們在生活中對西郊八大廠的看法,以及與職工及其眷屬相處的故事。在他們看來,西郊八大廠每個企業有各自的管理機構和公共設施,這些工廠職工在日常生活上與居住在城區的市民便會“區隔”開來,這也影響到工廠職工與城區市民的身份認同。因此,可以說,當工業生產區建立起來的同時,一整套與之相匹配的社會組織制度也建立起來,這個新建立起的“社會”與原有的社會環境之間呈現出怎樣的關系,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保定的考察讓我們看到自元代以來的城市發展過程,當然,在華北,還可以在很多城市中尋找到更早期的歷史痕跡。在正定縣古城里,我們就看到了多座始建于隋唐五代時期的寺院,大量的碑刻反映出中古以至明清時期,此地在中央王朝管治體系中的重要地位。類似正定這樣的聚落,相信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勾勒出其發展脈絡。
傳說、水運與市鎮興衰
明清時期,中國社會呈現“城鄉一體化”的面貌,除了縣城以外,各地的商業市鎮也是地方社會各種組織活躍的地方。研習營此次前往安國考察,意圖了解華北地區傳統市鎮的發展特點及近代以來的轉變。前往安國考察前,學員們需要提前閱讀相關文獻,提出感興趣的問題,并嘗試在田野中解決問題。
安國市位于保定的西南部,是全國非常重要的南北中藥材集散地。坐落于縣城南關外的藥王廟久負盛名,根據碑刻資料,其歷史可追溯至明代成化年間。非常不巧的是,藥王廟因近期維修無法參觀。但是,我們透過仔細研讀了門外鑄造于道光九年(1829)的鐵旗桿銘文,發現捐助客商以地域劃分來自陜西、山東、山西、關東等地,以行業劃分則有藥材、雜貨、估衣、皮襖等行,可見當時藥王廟商業之繁盛。帶隊的《安國縣志》主編于盼粘先生告訴我們,藥王廟旁有泰山奶奶廟,香火相當旺盛。藥王廟附近的同恒公商號舊址,曾經是由民國時期安國本地四大財東之一的張氏所經營的客棧,許多來藥王廟貿易的客商都在此落腳歇息。在短短一個小時的行走中,我們在安國的所見所聞深切地感受到自明清至民國大歷史的變化。
安國藥王廟,田芳拍攝
為了在短時間內盡可能地了解安國藥材貿易市場的情況,我們設成兩個小組,分頭行動,進行研讀碑刻和訪談熟悉本地情況的老人。圍繞藥王廟修建及藥材市場形成的問題,羅艷春和黃素娟兩位老師組織第一組學員共同研讀藥王廟內所藏的碑刻文獻和民國時期撰寫的《安國藥市調查》,力圖還原藥王廟興建的歷史過程以及祁州藥市的發展脈絡有一個大致的了解。祁州藥王廟的前身是皮場王廟,該廟位于祁州南門外,皮場信仰從宋代開始在當地興盛起來。到了明朝成化年間,知州童潮撰有《重修皮場祠記》為其正名:“皮場為州靈神,祀典雖不列,而前朝封制具存。其恤民隱,藥民災,壽民命,……匪淫祀也。”顯然,此時的皮場王廟還是一座不知名的地方廟宇。萬歷年間,御馬監太監重修明靈昭惠顯祐王祠,其后香火漸盛。隨著敬神祈福者的云集,廟會貿易逐漸興起。不過此時的祁州應是一個“百貨輻輳”的綜合性廟會市場,藥材貿易只是其中之一。根據許檀的研究,祁州藥市興起于清初,乾隆年間,祁州廟會以藥材貿易為主的特性逐漸彰顯。到了嘉慶九年(1804)《重修皮王神閣碑記》記載:“祁州南關藥會,天下馳名舊矣。……邇年來藥貨倍多,藥客云集,每逢朔望,男男女女進香于廟者指不勝屈,是以布施浩繁,絡繹不絕。”從碑刻上捐款記載來看,來自直隸、河南、山西陜西、山東、關東以及少了江西、廣東藥商來此貿易。這些藥材幫將各自家鄉所產藥材匯集到祁州藥市,又從祁州購買其他地區所產帶回各自的銷區,從而形成大規模的藥材流通,安國也逐漸成為華北重要的藥材市場之一。
安國的藥市貿易一直延續到民國時期,據原安國制藥廠所長馮先生給我們介紹,他的外祖父便是在安國開藥店,從事藥材貿易。當時的藥王廟由道士管理,廟會的時候香火尤為旺盛。雖然在抗戰時期,由于日本軍隊曾占領安國,藥市貿易受到影響,但到了50年代,藥市開始重新繁榮起來,本地的藥商非常活躍。在合作化時期,藥商安排組織到一起組建制藥社,后來改為安國制藥廠。到了改革開放,外地藥商又得以在安國設廠。
第二組則由科大衛、賀喜、馮筱才老師與安國市方志辦工作人員帶隊,一同訪問了安國地區一位96歲高齡的周先生。周老回憶了他參加革命工作的經過,譬如挖地道、掩護八路軍及對日偽宣傳的反工作,到解放后在安國本地學校任教。他的人生經歷,生動地展現出一副抗戰時期安國縣鄉村地區不同勢力之間犬牙交錯的復雜態勢。安國市伍仁橋村周邊區域則讓學員們了解到藥材貿易交通要素的問題。據方志辦工作人員介紹,伍仁橋始建于明朝萬歷年間。依考察所見,伍仁橋下的河道已斷流,但在過去該處有磁河流經,附近設有水運碼頭,以水運便利的關系,該處成為安國藥材的貿易網絡重要的集散處。盡管如今水道已不再使用,但寬闊的橋面與橋上殘存的石獅依然令師生們輕易想象出彼時的車水馬龍。
采訪安國百歲老人,藍圖拍攝
盡管我們在安國逗留的時間只有一天的時間,兩組學員透過碑刻文獻的研讀和口述訪談,對安國的藥材貿易有了初步的了解,但是還有很多的問題尚未得到充分的討論。譬如交通的問題,安國藥市的發展得益于靠近河流的緣故,但隨著河流的枯竭,水運的發展受到限制,安國藥市貿易如何延續發展,這其實也是整個華北地區發展所面臨的問題。在傳統時期,華北地區發達的水運網絡為物資運輸和商業貿易提供了得天獨厚得條件,而這個水運網絡從存在到消失的過程也對于華北城市的發展歷程產生了重要的影響。那么,到了近代,河流的枯竭和鐵路的興建又如何影響安國藥市乃至華北地區的發展,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在新中國成立以后,安國藥市貿易在國家政策的影響下得以復蘇,這樣的發展歷程與過去以市場為中心興起的模式非常不同,反而讓我們去思考政治因素在地區發展中的作用。
鐵路、煤礦與近代城市的興起

如果說在保定、安國等地看到了華北地區那些因地緣位置、水系以及傳統貿易路線而發展起來的歷史悠久的聚落,那么,石家莊則可能代表了另一種華北城市類型。20世紀初,隨著南北向的京漢鐵路與溝通晉冀兩省的正太鐵路的相繼通車,兩線交匯處的石家莊開啟了長達一個世紀,由蕞爾小村向國際化都市的轉變歷程。
為探尋石家莊發展的歷史軌跡,研習營全體成員由熊亞平老師帶隊,前往清代鐵路通車以前,石家莊附近主要的集鎮所在地——振頭考察。在今天的行政區劃下,振頭屬于石家莊橋西區轄下的鄉級單位。盡管如今的振頭附近已經遍布住宅小區,但是坐落于高架橋旁的清代關帝廟,還記錄有近代化前的鄉村社會痕跡。關帝廟中現保留有康熙、雍正、嘉慶、光緒等不同時期重修廟址、興辦義學的碑刻。學員們分組校錄了碑文內容,注意到這些記錄公共事業的碑文由不同時代集鎮管理者撰寫,一方面反映了關帝廟在清代振頭集市運作中的地位,另一方面也依稀可以看到振頭集曾經的繁華。
距離關帝廟西北約5公里處,即是20世紀初京漢、正太兩條鐵路線最初建火車站的位置,這個區域在半個世紀的時間里,逐漸取代周邊集鎮甚至縣城的地位,孕育出新的城市雛形,成為城市中心。建于20世紀初的正太飯店和大石橋是還原當時火車站生活場景的兩個非常重要的線索。如果說透過正太飯店這座漂亮的法式建筑,可以一窺時髦優雅的生活方式,那么解讀大石橋的功用則很可能幫助理解石家莊站與周邊鄉村的關系。石家莊考察結束當晚,熊亞平老師向學員們分享了自己關于石家莊的研究,同時也組織師生對相關問題進行了討論。
1930年代石家莊大石橋,載自《正太鐵路接收紀念刊》(1933)
民國時期的正太飯店,截自王智主編的《百年石家莊》(2001)
今天的正太飯店,賀喜拍攝
石家莊由鄉村向城市的轉變,不僅得益于鐵路途徑,更是民國時期特殊的轉運業發展的結果。我們今天已經非常習慣同一列火車可以在不同鐵路線之間轉軌,然而,京漢、正太兩線最初修建的軌道距離并不一致,這就造成了一個奇特的現象:雖然京漢、正太兩線在石家莊范圍內相交,但是直至1939年正太鐵路由一米窄軌拓寬為標準軌距之前,市內卻有兩個隔街相望的石家莊站。無論是乘客還是貨物,當從京漢線換乘正太線,都需要先下車卸貨再過馬路進正太線的石家莊站,反之亦然。隨著人員、貨物的聚集,兩站附近堆棧等行業的發展,為了更有效率,更安全地溝通兩個區域,大石橋應運而生。從現場的介紹和其他相關數據來看,大石橋是正太鐵路工人為避免傷亡而集資興建的。不過,在現場觀察過大石橋的寬度完全可以通車之后,師生們則進一步猜測,這座橋可能與火車站東部休門村的利益相關。休門作為一個類似于振頭、在鐵路興建以前已經繁榮的聚落,生活在休門的人們是如何將自己既有的優勢與新興的火車站聯系起來的呢?原來已經在地方擁有勢力的人與隨著火車站而興起的新興階層之間又是如何處理彼此之間的關系呢?考察石家莊的城市面貌正是為了解答這些建筑背后與人有關的問題,只有親身感知過建筑所在的環境,才有可能體察不同人的生活狀況,這也正是歷史人類學的追求。
1920年代石家莊火車站附近示意圖,截自《河北工商月報》第1卷第3期(1929)
雖然鐵路促進城市發展的作用不容小覷,但是正如石家莊文史研究者梁勇先生所述,石家莊近代以來的快速成長也深刻建基于附近地區的工業發展。井陘即是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工業區。從石家莊市區驅車一個小時左右,就可以到達井陘地區。井陘位于太行山東麓,是晉冀要沖的“太行八陘”之一,軍事地位重要,歷史悠久。晚清以來,其境內埋藏的煤炭資源得到了大規模開發,逐漸形成煤礦工業區。目前,井陘設置有兩個平級的政府單位,井陘縣政府與井陘礦區政府,礦區政府直接隸屬于石家莊市政府管轄,這樣的行政設置在某種程度上延續并確認了半個世紀以來形成的工業管理模式。
延續石家莊的考察思路,研習營師生在井陘的行程也是先從明清時期的區域中心開始的。天長古鎮距縣城約15公里,是井陘明清時期的老縣城,如今基本保存了古城的形制與街市規模,城內的城隍廟、書院及個別家族宗祠還保留有碑刻。研習營在古城的向導蔡大爺,退休之前在縣城的煤炭管理局工作,他的父輩中有人曾在本地開辦小煤窯,也有人每日往返20公里在更大的機械煤礦中工作。盡管古縣城的整體面貌似乎已經停留在傳統時代,但是聆聽當地人的故事,了解他們的經歷,還是可以尋找到工業化引發城鄉關系轉變的痕跡。
井陘煤礦生產區,賀喜拍攝
近代以來,整個縣域內最大的變化,即是出現一個全新的煤礦生產區。這個區域內,在建國前主要有兩個機械煤礦公司,創辦于1898年的井陘煤礦公司(又稱井陘礦務局)和1912年誕生的正豐煤礦公司。此兩個公司的坑口在建國后成為國營井陘煤礦的二礦和三礦。二礦目前保留有19世紀末德商經營時期的礦井架、動力水塔和辦公大樓;正豐煤礦公司時期的辦公區及高級職員生活區建筑(段家樓)、地下坑道及連通正太鐵路干線的鳳山支線如今也都完整保留在三礦范圍內,研習營師生也主要考察了這幾處工業遺跡。在原正豐煤礦公司的煤礦坑道中,在目前已經采空停產的煤礦作業區周邊,大多沒有工業區生活經驗的師生們都非常興奮,在礦場的實地環境中,一種與傳統中國截然不同的圍繞機器動線布局的工業生活生動的呈現出來。在參觀過史料翔實的井陘萬人坑紀念館后,研習營全體師生返回石家莊,并在當晚分組對考察當天的心得進行了整理討論,討論主要圍繞井陘煤礦與周圍本地居民開采的小煤礦之間的關系,以天長古鎮為代表的周邊市鎮與礦區間的關系,井陘礦工的生活狀況,以及生產區、商業區對城市興起的影響等命題展開。
礦道里的老君廟,賀喜拍攝
井陘段家樓前合照,田芳拍攝
理論學習,文獻閱讀與田野實踐結合,是歷史人類學一直主張的研究傳統。當田野的地點由鄉村轉移到城市,本屆城市的歷史人類學研習營也依然延續了過往高強度的訓練方法,透過密集的理論、方法論學習,即時的田野考察,當天晚上的文獻研讀、田野總結,讓學員在有限的時間里最大可能地了解、實踐歷史人類學的方法。六天的田野考察,密集的行程,我們希望盡可能地發現不同類型的華北城市轉型的關鍵時刻,我們希望在一個更大的區域內討論乃至發現華北城市可能的研究路徑。這一路走下來,我們不斷發現感到“興奮”的地方,從制度變遷對城市的影響到交通方式帶來的革命性變化;從科技進步引致的技術革新到高速發展帶來的疾病、污染等新的社會問題;從空間環境的變化到社會組織方式的變化;特別是普通人在動蕩的時代變遷中創造出的充滿力量的生存策略,都激勵我們不斷地探索下去。
第二屆“城市的歷史人類學”研習營田野考察部分已圓滿結束,不過將歷史人類學的研究方法運用到城市史的過程才剛剛開始。學員們將在田野的基礎上進一步結合文獻資料,進行更加深入的具體研究。“城市的歷史人類學”研究生工作坊也將于年底舉辦。我們期待年輕的學者們在田野和研討的基礎上,互相學習、對話、與交流,收獲友誼,并形成具有新意的學術成果。
(感謝河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河北大學歷史學院和宋史研究中心為本次活動提供的幫助和支持,本文由王永曦、朱麗禎、郭子健、馬丹、藍圖、楊之水、朱戈輝、高曉宇、侯夢倫、馬文闊、李卓、趙曉曦、李文哲、唐浩、聶阜江供稿。)
責任編輯:于淑娟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歷史人類學,城市,石家莊,保定

相關推薦

評論(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倍投稳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