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推薦關注全部>>
申請成為澎湃號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69

2008年12月趙斗淳綁架性侵了當時年齡為10歲的小女孩(小學3年級),該事件在韓國社會引發了對兇犯的處罰力度的爭議,發現了酒醉后即使再惡劣的犯 罪也會減刑的“酒醉感警”的漏洞,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最后促進了法律的修改與新設。
一 審 判 決判處罪犯有期徒刑12年。大法院量刑委員會以性犯 罪量刑標準為由 (13歲以下未成年人強奸傷害案件的標準量刑為有期徒刑6~9年,加重處罰7~11年),檢察官沒有上訴。
酒醉屬于身心微弱的漏洞。當時刑法第10條規定 “對因心神微弱而沒有辨別事物能力的,不給予懲罰(1款); 辨別能力微弱的則減刑(2款)”。 該條款中的“心神微弱”不僅指精神疾病,也包括醉酒者,因此出現了“醉酒后犯 下 的罪 行”在法律上可能成為減輕處罰的理由。
趙斗淳在抗訴審(二審)稱,被判12年有期徒刑的一 審 量 刑過重,二審以及三審都駁回了上訴,維持原判。
成為爭論焦點的問題是檢察官認為根據《性 暴 力 犯 罪的處罰及受害者保護等相關法律》,罪 犯不能被判處無期徒刑,因此適用了刑法中的強奸傷害規定。但是根據2008年6月13日被修訂的《性暴力犯 罪的處罰及受害者保護等相關法律》第9條,對未滿13歲的未成年人的強奸傷害罪可以被判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
該事件之后,法律進行了修正。自此,對于兒童性 暴 力 犯 罪等,飲酒或藥物不可以“心神微弱”為由減刑。后因2018年江西區網吧殺人事件,徹底廢除了身心微弱的義務減刑制度。此外,為應對趙斗淳的刑滿出獄,韓國政府于2018年4月15日出臺了《對特定罪 犯的保護觀察及電子裝置附著等相關法律》(也稱趙斗淳法),并于16日施行。根據該法案,曾性侵未成年人的罪 犯在刑滿出獄后將被命令佩戴電子腳環,限制其居住地區,禁止接近特定人群,并將受到保護觀察官的一對一監視。故其出獄后將配戴電子腳環被全面監視。

56

人們常常會根據自己的經驗、想象做各種各樣的假設,“假如……也許就會……”。“假如潘金蓮沒有開窗戶,中國將是世界上的超級大國”,這是個很著名的段子。這是人之常情,是人的普遍心理。歷史學家有時也會自言自語,尤其是面對那些歷史轉折點的時候,在腦海中假想另一種情況是很正常的事。
  然而遺憾的是,歷史學研究的一個原則不做假設。歷史學家只是研究實實在在已經發生的事,說明事情發生的經過、內容、結果,并指出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歷史學沒有責任預測未來和假設歷史發展的經過,這也不是歷史學家的目標。因為歷史不可能重來,通過想象得出的結論,既不能被證實,也不能被證偽。這樣的想象其實沒有價值。
  因此,清朝選擇了設立軍機處來提高行政效率,這就使得歷史學家不會再做他想。歷史學家要解決的問題是:清朝為什么要設立軍機處;設立軍機處的經過、結果是什么;軍機處的權力結構是怎么變化的;設立軍機處對清朝歷史有什么樣的影響;等等。
  但是如果非要較真,一定要我們穿越回到雍正初年,在軍機處成立以前,重新設計一種提高行政效率的程序。我當然也想象不出除了軍機處這樣的機構外,還可以有什么其他實質性的方法。如果僅僅從提高行政效率的角度看而不靠考慮其他因素(如對權力的制約、預防錯誤決策的概率等),那簡化手續、提高集權程度,當然就是必須做的事。從這一點上說,軍機處達到了它設立時的預期目標。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倍投稳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