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成冬
錢學森圖書館征集保管部副部長

我是上海交大錢學森圖書館呂成冬,是什么成就了錢學森,問我吧!

錢學森,彪炳史冊的人民科學家。“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和“國家杰出貢獻科學家”榮譽稱號獲得者之外,他還有很多頭銜——中央研究院首屆院士候選人、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等等。
我是上海交通大學錢學森圖書館征集保管部副部長呂成冬,從事錢學森檔案史料征集和研究工作已近十年。十年間,我有幸獲得錢學森家屬、秘書、同事、學生身邊人的資料共享,在他們的記憶中挖掘出更多錢學森在科學家之外的生動面貌。
近日,我將十年研究所得著成具有傳記文學風格的《他日歸來:錢學森的求知歲月》,時間跨度從錢學森1911年出生,一直到1955年歸國后于翌年提交《建立我國國防航空工業意見書》為止。我在考證研究大量原始檔案的基礎上鉤沉歷史,希望立體呈現出錢學森作為學生、教師、朋友、父親、丈夫以及兒子在日常生活中的多維形象,從而生動敘述錢學森如何從留學生成長為世界級科學家的歷程。
如果你也對中國航天之父錢學森的早年成長經歷感興趣,歡迎向我提問。
思想 2019-09-25 進行中...

相關新聞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24個回復 共26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我的看法是:時勢造英雄。

呂成冬 2019-10-07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Zyl2019-10-03

家國情懷成就了那一代科學家。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58

人們常常會根據自己的經驗、想象做各種各樣的假設,“假如……也許就會……”。“假如潘金蓮沒有開窗戶,中國將是世界上的超級大國”,這是個很著名的段子。這是人之常情,是人的普遍心理。歷史學家有時也會自言自語,尤其是面對那些歷史轉折點的時候,在腦海中假想另一種情況是很正常的事。
  然而遺憾的是,歷史學研究的一個原則不做假設。歷史學家只是研究實實在在已經發生的事,說明事情發生的經過、內容、結果,并指出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歷史學沒有責任預測未來和假設歷史發展的經過,這也不是歷史學家的目標。因為歷史不可能重來,通過想象得出的結論,既不能被證實,也不能被證偽。這樣的想象其實沒有價值。
  因此,清朝選擇了設立軍機處來提高行政效率,這就使得歷史學家不會再做他想。歷史學家要解決的問題是:清朝為什么要設立軍機處;設立軍機處的經過、結果是什么;軍機處的權力結構是怎么變化的;設立軍機處對清朝歷史有什么樣的影響;等等。
  但是如果非要較真,一定要我們穿越回到雍正初年,在軍機處成立以前,重新設計一種提高行政效率的程序。我當然也想象不出除了軍機處這樣的機構外,還可以有什么其他實質性的方法。如果僅僅從提高行政效率的角度看而不靠考慮其他因素(如對權力的制約、預防錯誤決策的概率等),那簡化手續、提高集權程度,當然就是必須做的事。從這一點上說,軍機處達到了它設立時的預期目標。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倍投稳赚法